月下飞天镜

普普通通学生党一枚

1


主要人物:


 吴邪  解雨臣  黑瞎子  黎簇  吴二白  张起灵

(不要问为什么没有胖妈妈,我不想让胖子再卷到这些漩涡里了,所以在我的这篇文里,胖子是处于局外的,相当于安稳稳的过下半生了,不喜勿喷)

主要cp(雷区误入):

瓶邪 黑花

简介:

沙海计划后,十年之约到了。巨大的青铜门将打开……

引子:

    我躺在吴山居的躺椅上,思考着近来的事情。怪,很怪……我说不出是哪里的怪,平凡而普通的生活令我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一周前,我独自去长白山接闷油瓶,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知道。胖子和小花也不知道,在此之前我们曾制定过计划,在十年之约的前三天就过去。

     我没有。

     在那之前,我心里就有一种极度的不安,我选择提前几天过去。 当我再一次站在青铜门前,那种震撼与惊讶感,即使历经多次也不曾消去。

     青铜门并没有开。

     十年之约没到,它怎么会开?

      我没办法坐着,安安静静的坐着。我把背包放下,想去四周走走,意外的是,我在一个石头缝下发现了一张纸条。上面很简洁明了的就写了两个字:

      “勿念”

第一章

“吴邪……”

“吴邪?”

“吴邪!”

我猛的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是小花那张俊秀的脸。

“嘶……小花?怎么了……”我有点明知故问,小花来这还能干什么,无非就是来问我十年之约的事情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?”

我当然知道小花的意思,在沙海计划结束以后,我就答应过他们,任何事情都不会再独自一人了。

 看来如今是我失言了。

“张起灵他……”小花的语气有些不可置信的意思,他显然没有想到没有闷油瓶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走。

我笑了笑,这些对我而言……无所谓了。总之,他活着。

……

后面一年内,所有事情都很平淡,很平淡。黎簇那小子也不想着报复我了,他倒是挺自觉,替我管一管堂口的事情。到也省得我再费心那些所谓的长老级人物了。

至于胖子,他选择回去巴乃。闷油瓶的事情我也早告诉他了,他刚开始都还骂骂咧咧的,

“哎这,这一天天的什么事儿,真让我胖爷费心”

“算了,还在就行,不过天真你放心啊,小哥他肯定会回来的”

至于我的便宜师傅,一天到晚的黏着小花,美名其曰,贴身保镖,总感觉他们俩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氛围(?),小花倒没觉得什么,毕竟黑眼镜还欠他1000头羊嘞。

其实这么多人里面,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秀秀。

霍老太死后她一人承担起霍家,家里人全部反对,无奈之下只得搬迁国外,回国的时候又恰好赶上我的计划(私设私设),与霍家的那些女人斗智斗勇,好不容易争得个当家的位置,却又被她的那些兄弟姐妹推出去,给一个道上名位极高的人做老婆。

她自然是极度不愿意的,可惜她的权利在霍家有名无实。

原本这件事情我是不知道的,还是小花告诉我的。当时,小花非常气愤,几乎动用了解家所有的能动的东西,最终阻止了这一场闹剧的发生。

可唯一的一场后患,便是那个道上极高威望的人……

如果我没有记错,那便是经常与我作对的李义鸣,前两年突然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,这个人在道上传得如神一般,据说他下地次次成功,拿上来的且都是好货。

他的声望几乎远超十几年前的南瞎北哑。

下面的人也经常和我提起他,也曾问过我要不要试探试探他,我并没有当回事,只当他是个跳梁小丑罢。

可如今他蹦哒蹦哒蹦到我面前,明目张胆的跟我说:

“我不仅要娶你的妹妹,还要彻底拔除你们九门的势力……”

士可忍,孰不可忍,这要是再忍我就配不上我吴小佛爷的称号了。

第二章

啊,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。

“叮”

啧,哪个不长眼的打扰我的好心情。哦,是小花。

“吴邪,你现在在哪儿”

“在家”

“可能……要麻烦你了一趟北京了”小花的语气有些歉意。

“啊……成,反正我最近也没啥事儿”

有事也直接丢给黎簇好吧。

(黎簇:阿切!)

说罢,小花直接挂了电话。嘶……能有什么事情能让小花来找我呢?

“唉王萌萌~”

“哎咋了老板”王盟一脸懵逼的。从满是文件夹的桌上探出头。

“订一张机票,最快的,去北京”

王盟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这什么表情啊,回来给你加工资昂”我跨过沙发拍了拍王萌萌的头。

“哦……好的老板”反正也不可能是真的(王萌萌内心cos)

“内啥,老板,最快的机票是下午2点的”

我抬头看了眼时钟:11点整。

“啧,订吧”

“好嘞老板”

既然的时间还早,那么就去慰问一下可爱的鸭梨小朋友吧。

我套了一件非常简单的白衬衫,一条棕色的长裤,至于大夏天的穿衬衫长裤,那也是为了遮疤罢了。毕竟这样出去,就会吓到隔壁小朋友了。

王萌萌对我说走就走的行为表示已经习惯了,只是替我拿好车钥匙,外加一句:

“老板,文件能不做了吗”

“你说呢”我瞪了他一眼,不就是替我订个机票破点费嘛~既然想就此推掉工作,那是不可能滴~

我来到的地方是我最近新弄的一个堂口,从外面看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小酒馆。实际上里面别有洞天,1楼是给那些不晓得的普通人随意喝酒取乐的地方,只要对服务员说出暗语就可以上到2楼,那里基本上都是道上的人,要么就是外八行的人,无非就是先些做做生意的地方。

而此刻,我如果没有猜错,我亲爱的大鸭梨应该就在2楼的某包厢内查账。

“哼,你们干什么吃的?这么大笔账都会走掉?这么大个青花瓷平白无故消失?你跟我拍电视剧呢?”

第三章

 

服务员是认得我的,直接把我引上了2楼,果不其然。我一上2楼便听见了大鸭梨愤怒的咆哮。

服务员有些心惊胆战的说:“佛爷,黎爷在这里都呆了一上午了……一直都这样……”

我饶有兴趣的说了一句:“哈哈,想不到我有生之日还能看到一次大鸭梨这样子~”

接着,我回头说:“你先下去吧,准备好午饭,一会儿我们两个就下来”

服务员回答:“是,佛爷”

我循着声音来到了大鸭梨所在的包间,看了一眼门牌号。

哟,666号

我敲了敲门,里面是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。

“tm谁啊!这么不长眼,老子查账呢!”

我挑挑眉,打开了门。

“吴……蛇精?!”黎簇正一脸恼怒的看着桌前的几个人,见我进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。

桌前的几个人也慌慌忙忙的把烟按灭,连忙站起身来,一脸掐媚的笑道:“啊~原来是佛爷啊,最近您不是不怎么管道上的事儿了嘛”

“是啊是啊,听说您身子不好,怎么还亲临现场呢?”

黎簇“啪”的一拍桌子,“怎么?吴邪不来管账,你就支楞起来了?狗胆包天!”

第一个带头说话的人一脸不满的说:“你又不是吴家的人,老子凭什么要听你的?你不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吗!”

我有些兴趣,拉了把椅子坐在一边。

黎簇有些恼羞成怒,也不顾我还在一边,“啪”的一声,又把账本甩了出去,差点砸到我。

这力度,这准度,嗯,真随我。

那第一只出头鸟叫做严山,我们都管他叫大山。

此时他暴脾气也上来了,开口就骂:“你个小崽子!老子在道上混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没出生呢!你能什么能!”

“老子就是比你能,就是比你牛逼!怎么,不服?囊货!”黎簇毫不谦让。

在一会的友好问候下,二人都吵累了,这才注意到我。

“抱歉啊佛爷,我太激动了……”大山拿起外套,“您先聊,我先走了”

“站住!谁允许你走了?!”黎簇见他要走,连忙大喊。

“怎么?老子账没问题,我不走干嘛?”

“我可没说你这账没问题”黎簇坐了下来,“这几个人里面,你的账,问题最大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大山刚才说什么给我拦了下来,“你说他的账有问题?”

黎簇点点头,顺带把账本也递给我。

我翻了两页,这账本上的数目完全对不上。如若我没有记错,大山的盘口里应该有个青花瓷,那青花瓷是明清的货,且成色极好。账本上的数目,如若换算一下,刚好是那个青花瓷的大致估价。

“哦豁,这账是真的有问题呢”我扭头朝大山笑了笑。

  稻米交流群,欢迎加入

番外 3(梁山 上)

梁山cp

接剧版沙海,不喜勿喷

带微南山


家人们我写了一大半,结果没了!然后去写自戏了,所以晚啦,抱歉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梁湾翻了翻手中的病例。

“没什么事儿,去楼下拿这几盒药,按时服用就行”

“好好好,谢谢医生....”


梁湾正写着工作日志,听见敲门声以为来人了,头也不抬,说了声“请进”

见来人没有说话,就先开口说“说吧,怎么了”



“做饭锅炸了”



“做饭锅炸了”与记忆里的声音重合,梁湾知道,那不就是那个大猪蹄子,张日山嘛,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,转过头来,眼底是藏不住的开心与激动,没错,是他,让自己天天担心的张日山!

她激动的上前搂住了他。



“张日山....你知不知道......我好担心你的.....”张日山察觉到肩头湿了,知晓是怀里的人哭了,不知道怎么哄,只能生硬的拍了拍她的背。


晚上。

“你晚上来我家么”


“不了,还有事儿呢”


“好吧”


梁湾自己上了楼,正准备开门的时候背后却贴过来一个人,“明早我来接你”是熟悉的声音,梁湾转过头来,捧着张日山的脸,“你还是我认识的张日山么,怎么感觉回来变了一个人?”张日山轻轻挪开梁湾的手,偷偷在她的嘴角啄了一下。


梁湾一愣,张日山亲我了?他亲我了!


张日山看着眼前人愣愣的样子不禁笑了,“别忘了我来接你”说完,就转身下楼了。梁湾看着他的背影,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


把包和外套往床上一丢,梁湾飞扑进沙发里,两条腿开心的直扑棱。


第2天一早,梁湾比以前早了一个小时起来梳妆打扮,最终想了想,这张日山是个百岁老人,肯定会喜欢偏古风一点的吧,于是就挑了一件胭脂色的长裙和白色上衣。


而此时此刻的尹南风,她坐在新月饭店的主位上,旁边是一杯早已凉透了的茶,按理来说,张日山应该早就到了啊,而她却在这儿坐了一个下午了。


“老板,张会长回来了。”一边的声声慢,走到尹南风旁边说。


“知道了”尹南风起了身,毫不留恋的上了楼,回来了,就行了。


——

他把她宠成了女王,却告诉她,他喜欢公主。

——

张日山进新月饭店的时候,只见到了尹南风的背影。


第2天一早,张日山独自一人开着车来,到了梁湾家楼下。


而梁湾早就在楼下等着了。


"怎么今天来这么早啊"


"怎么啦?我早起还不行了"


张日山轻笑。


他们二人并没有回新月饭店,张日山开着车在梁湾来到了一个复古风的咖啡馆。


梁湾四处打量着,果然啊,复古风肯定是张日山喜欢的款。


——


终于写完了,md累死了。



番外 2(启红篇)

2987067578

本人QQ号,817扩

有意者加我好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年,张启山当上了长沙布防副官,那时候的长沙布防官受邀来到了红府来听戏,张启山自然也是跟着去了。

自家长官与邀请人进了包间,张启山也不想管,就静静站着。


“哎,听说了吗,这台上的红家班的少家主”


“少家主?这身段,这嗓子,有望成为这长沙名角啊。”


“是啊是啊,到时候可一定要搞好关系啊”


“的确.....”张启山望着台上的人儿,心想。

二月红的身段与嗓子的确比得上现在的长沙名角,二月红本身长得就“柔”,画上戏妆后,就变得娇媚起来,张启山想,若台上的人卸下妆来,那肯定能迷倒一片姑娘吧。


张启山被自己突然想到的想法笑到了,看着戏台上的人,二月红的眼睛有种说不上来的魅力,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似的。


或许是张启山的目光太过于炽热,没有丝毫遮掩,二月红的目光望向了张启山,露出了一个笑。


这个过程很自然,几乎是一气呵成,配上唱戏的声儿,几乎没有人能感觉到二月红是故意望张启山看去的。张启山看着二月红的身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
就是这一次对视,为二人的关系打下了基础。


果真几年后二月红的名声就打了出去,全长沙的人都想拿到一张二月红梨园的戏票,也有不少人想和红家搭上关系,这就导致红府附近的人很多,小贩也很多。


那时候说巧不巧,张启山也凭借自己的能力当上了长沙布防官,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管理好交通。还是上司发下来的。按理来说这种事根本用不着张启山来管,可上头就点名要求张启山来管,给张启山整懵了,没办法,就吩咐张日山张副官先去观察观察了。


刚好,可以整整长沙的风气。张启山想。


于是,就有了二人第二次见面。

再往后,有了第三次,第四次,第五次....


有了九门


有了佛爷,二爷的称号


有了丫头


有了尹新月


有了战争


有了........

直到大家都被复活。


二人仿佛被施法了,形影不离,二人都都察觉到这微妙的气氛,也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。


渐渐地,张启山发现自己无时不刻想去见见他。

二月红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他了。


为什么?


既然之前有了兄弟情谊,那我相信,干点什么不成问题,对吧?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突然发现启红莫名难写,无语。






番外 1(黑花篇)

解雨臣第一次见到黑眼镜是在他刚来红府的时候。


他在二月红门下学习唱戏。那时候,师傅会请人来府里,那一次,解雨臣第一次见到了黑眼镜。


师傅管他叫齐先生,每一次二月红让解雨臣先回后院自己练戏。解雨臣一开始没有在意,直到后来,他发现,那个齐先生与师傅谈话的时候总是偷偷往自己这瞟两眼。


这时候,解雨臣才真正开始注意这个齐先生。

一身的黑大褂,还总是戴着一副墨镜,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怎么正经。

解雨臣不这么认为,他认为一定是有什么原因,所以也更加在意这个齐先生了。好吧,黑眼镜就没有不正经过。


知道有一次,那个齐先生在红府里瞎逛的时候,偶然看见了在练戏的解雨臣,解雨臣自然是注意到了,但故意没理他。在最后一句戏唱完时,身后一直没有讲话的黑眼镜却悠悠然拍起了手。解雨臣听此,这才转过身来道了句“齐先生好”


黑眼镜停止拍手说,“解少爷不亏为二爷亲传徒弟,虽练得时间不长,但这戏听的属实令齐某愉悦啊”


“多谢齐先生夸赞,若无事,解某就先失陪了”说完,解雨臣就回了自己的房间,只剩黑眼镜一人在一旁发呆。


后来,解少爷成了解当家。


解雨臣已许久没有合眼了,自从坐上这个所谓的当家的位置,许多人不服管教,几年来不服教的人终于在此时此刻决定造反了。

几个盘口的人围着解府,偌大的解宅此时此刻仅有几人愿意追随解雨臣,几人都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。


解雨臣握紧了手中的武器,他想到了师傅,还想到了那个黑眼镜。

为什么自己会想到他?

不管了。

无所谓。


黑眼镜赶到解府时,解雨臣站在血泊中,咿咿呀呀唱着戏,就像当年那样。


唱着唱着,解雨臣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是啊,现如今,可就只剩他一人了,当家的?不,他想像一个普通人啊。有父母,有家,也有自己的心爱之人。过完普普通通的一生,而不是陷在这个漩涡里,无依无靠。


戏完了,解雨臣的粉色衬衣上沾满血迹,湿乎乎贴在他的身上。

下雨了,黑眼镜站在解宅门口,却始终没有踏出那一步,这是他必须所经历的,他无法干涉。


现如今,解雨臣是道上那个解小九爷。

他懒洋洋的靠在身边人的怀里,安安静静的,长长的睫毛和小扇子似的。黑眼镜看着身边人,露出了一个笑。


他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,也会逗我开心,最主要的,是我爱他。


为什么我会爱上他,是因为他在坚强后,不经意流露出的脆弱,最重要的,是我爱他。



完.


第二十五章

碎碎念(必看): 

拜托本人真的很喜欢疯批邪ok? 疯批小寡妇谁不喜欢啊~对吧(✪▽✪) 


没有灵感(躺平…)


本人也没想到这文这么受欢迎,本人第一次发文,有错别字或者其他问题和我说哦~ 


不过剧情给点建议或灵感吧!不然真成流水账了啊亲们! 悄咪咪说一句:至于为什么一章很少,一是因为懒,二是因为没灵感。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来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吴邪笑的邪魅,黎簇瞄到也暗骂一声“杭州蛊王”。于是他拉着苏万看着其余两个汪家人。


 吴邪把牢笼打开,只身一人走了进去,随手掩上,吩咐两小只看好。


大白狗腿刀出鞘,吴邪用刀尖挑起那人的下巴,漫不经心的说,"说吧,谁指使你们来的"


那人没答,突然那个汪家人的背后闪出一道寒光,吴邪侧身躲开。那是一把十分锋利的小军刺,"哟,死到临头还想反击呢~"


那个汪家人明显受的伤也不轻,此时有些站不稳,吴邪见状拎起大白狗腿,用刀抵住他的喉咙,再用脚踢开他手中的军刺,我们的大鸭梨也趁机冲了进来,捡起军刺挟持住了另外二人。


吴邪知道在这三个汪家人口中问不出什么,既然他手上这个还有能力动,那么...带走,慢慢折磨便是。


至于另外两人嘛,安安稳稳的在牢里过下半辈子好了。


二人起身离开,苏万带上了门,又顺便喊牢外的两名解家人看好。


张起灵一直在吴邪的房间内闭目养神,听见吴邪开门的声音便睁开了眼,但是吴邪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还是有一丝震惊的。


"唉?小哥,不是让你回你的房间吗?怎么还在这儿"吴邪带上房门说。


张起灵看着他,"不知道"。


吴邪一拍脑壳想起来了,自己受伤的时候张起灵不都是一直住在自己的房间吗?小花肯定也没有给他安排房间,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啊。


吴邪不说话了,他从腰间取下大白狗腿,放在床上的枕头下面,又脱下了风衣,然后又想起来现在已经临近中午了,自己和张起灵都没有吃饭。


吴邪不禁暗骂,怎么感觉跟着闷油瓶子在一起记忆力都退步了呢?


于是他又退出门去,吩咐伙计端了两份饭上来。


而此时此刻,霍秀秀不知道带着老九门去哪里浪了...


吴邪接到消息的时候虎躯一震,刚想说老年人身体不好,然后才意识到现在那些爷爷们比他还年轻啊!自己担心个毛啊,还是担心自己吧!

第十五章(下)

待众人赶到时,几位新当家人一脸不耐烦,那个陈家人还破口大骂,"张会长你也不看看几点了!怎么,不服,带这么多人?"


'"哟,小九爷,小佛爷,霍小仙姑也来了?"那陈当家环视一圈又说。


三人并没有理他,而是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
张日山也没有说话,做到主位上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板指说:"今天来是宣布一件事情"


他指了指后面的9人,"呐"


前面的李当家看完后直呼"天哪,这几位不是和老九门一模一样吗?"


"对啊"吴邪符合到,"我们去长白山接张爷的时候,他们就突然出现了。"


"哑巴张?"


"嗯哼"吴邪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张起灵。


"张会长 ,不要用一群假人来糊弄我们"齐当家说。


"我可没有,不信?自己来验一验"


几个人对老九门当家还是有所顾虑的,就算是假的,他们也不会轻易上手。


"那么张会长,您的意思是想让我们把这几位领走吗?"


"这随便你们,他们九个人我又不是养不起"


解雨臣开口了:"上"


瞬间,除秀秀小花,吴邪三人,其他当家人都被制服住了。


陈皮忍了好久,对陈当家说:"我陈家怎么有你这样的废物!"


其他几人也被老九门的人带走了。


吴邪朝剩下的人说,"现在,计划计划正式开始"


几人点点头,离开了会议室,他们要去做自己的事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抱歉我来晚了